旅顺是中国东北辽宁省大连市的一个市辖区,总面积512.15平方公里,人口22万。距大连约32公里,与朝鲜半岛跨海毗邻的旅顺,旅游景点包括旅顺军港、白玉山等,最令人关注的是旅顺日俄监狱遗址……


【旅游调色盘】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百年监狱探秘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前门。

旅顺具特殊地理位置,曾是日俄激战的战场。1897年俄国侵入,1904年爆发日俄战争,持续了329天,最后日本战胜,取代了俄国对大连的殖民统治,长达40年。

由两国统治时建筑的旅顺日俄监狱,占地总面积达22.6万平方公尺,呈“大”字形鸟瞰,是一座保存完整,具史科和纪念意义的百年监狱遗址。

监狱灰砖部分的85间牢房,于1902年由俄国始建,红砖的253间,则由日本于1907年扩建。1945年,苏联红军进驻旅顺,监狱解体。1971年7月,修建后的监狱作为陈列馆向社会开放,1988年被中国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旅顺日俄监狱,主要关押反殖民统治和抗日人士,其中不只是中国人,还有朝鲜人、俄国人、埃及人和美国人等。1906至1942年,监狱关押人数达9万2000人。1942至1945年8月(日本战败),大约700多名革命及反战人士在此牺牲,包括朝鲜族安重根(1879-1910)。

遥想当年囚犯生活

走进监狱,首先会看到检身室、东牢房、刑讯室、西牢房、暗房和绞刑场。

在每间只有8平方公尺的牢房里,关押8至10个犯人。墙上贴有一张以日、韩、中三国文字书写的条规:不准说话、不准面对面而坐、不准靠墙、不准向外张望,一旦反规,就遭毒打。

夏天牢房的空气污浊,非常炎热;冬天十分寒冷,条件恶劣。监狱的检身室,为防关押者身藏利器,每一天,囚犯要过两次检身室,脱下囚衣,全身赤裸、高举双手、张开五指跨过木杠,换上工作服才去劳作;放工后同样赤裸跨杠,换上囚衣回牢房。在这里,人根本无尊严。

暗房是2.4平方公尺狭窄的房间,黑暗潮湿,墙上只有一个供看守监视用的洞孔。囚犯被关在里面,少则三五天,长则一星期,终日不见光;出来后一旦接触强烈的阳光,眼睛易受损,严重会造成失明。笞刑,是一种由两片竹子用细麻绳捆在一起的竹鞭。犯人被绑在“火”字形刑具上,抽打臀部,几鞭下来便皮开肉绽。

【旅游调色盘】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百年监狱探秘牢房庭院深深,囚犯在里面不见天日。【旅游调色盘】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百年监狱探秘检身室的囚衣。

死囚排队上绞台受刑

绞刑室分两层,上层为绞刑处,下层为放置装尸体的木桶。监狱的医务人员古贺初一,1984年他在日本写了《旅顺刑务所回顾》,他记述:“每次执行死刑,有时两三人,多则五六人,监狱长、医生及各系长都并排站在二楼台阶上,一切准备就绪,便把死囚拖到台阶下,由监狱长宣布判决。囚犯被拖到一公尺见方的木板上,戴上手铐,蒙上眼睛,套上吊首刑具,再用纽带把脖项系紧。这些程序都做了,我便快步下楼,等合页一开,死囚就从活板落下,我立即检查死囚心跳停此状况,并向监狱长报告。

“不久,等第一具尸体装桶转移后,就到下一个。惨!真惨!一具、二具,甚至五具,我必须连续地测听下去。面对如此生身死体,我痛切地感到自己担任此种职务是多幺不幸,叫人难以忍受!那条绞刑用的大麻绳,不知吸尽了多少人的鲜血!”在缺乏木桶情形下,后来木桶被改为活底,抬到墓地的尸体从桶底掉出埋葬后,木桶则重复使用。

位于监狱东山的墓地,在这仅三亩多的荒地里,挖了5道近百公尺长的沟,装着尸体的木桶一个接一个埋葬,沟埋满了,重新掘开,把残留的尸骨挖出来合葬到别处,再在原来的沟继续进行埋葬,墓地如此重复地使用。

1971年,在筹建监狱展览馆时,工作人员在仅5公尺长的距离就挖出6具尸骨桶,这些尸骨桶移出来后,制作了墓地复原陈列。

【旅游调色盘】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百年监狱探秘笞刑刑具,囚犯在这里受尽 折磨。【旅游调色盘】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百年监狱探秘1971年从监狱墓地现场发掘后复原的尸骨。

病重者“催命针”送一程

监狱的医务处建于1916年,设有18间病牢,分普通病牢和隔离病牢;还有诊断室、药房和停尸房。

患病无法劳动的关押者,被带到这里,接受简单治疗,过后送回去干活。患传染病的人,就被关进隔离病牢,有的病重者则以注射“催命针”致死。

监狱内还有机械、印刷、制鞋等工厂,也有农地和窑场,关押者在此生产军需用品。据1936年日本《刑务要览》记录,仅这一年监狱劳动榨取的利润就高达8.6万日元。在当时,可以买4万袋面粉。

监狱后方,有“近代战争遗物”、“近代牌刻”、“安重根狱中书法”等展览馆。安重根是朝鲜黄道海州府人,,他在哈尔滨刺杀了日本第一任驻朝鲜统监伊藤博文,旅顺监狱是他从被捕到被处决遭关押5个月的地方。

在狱中,他写了《安应七历史》和《东洋平和论》两本遗作,还写了两百多幅竖条书法作品,如“国家安危劳心焦急”、“临敌先进为将义务”、“贫而无谄富而无骄”等。其宝墨之特色,是在作品左下侧留下其断指的左手掌印。

,他在狱中绞刑场就义,年仅32岁。纪念馆内,保留着当年他写给母亲的信:“不孝的儿子向母亲献一句,请宽恕儿子无心的不孝和没有跟您打招呼的罪过。您在这像雨露一样虚妄的世上,不用花太多情感来想念我这不孝者,希望在永远的天堂再见……还有很多要说的话,以后在天堂相逢时再说……希望您心情平安地过日子。”他希望祖国恢复国权后,能把他葬回国土,如今百年已过,他至今仍心愿未了。

旅游令人心情舒畅,但有些地方,记录了历史的过去,留下的是人们心里永久的伤痛。

【旅游调色盘】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百年监狱探秘安重根写给母亲的信。

文/图:曾桂梅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