忠犬八公除了忠心走红,也因为“忠犬八公的故事(Hachiko: A Dog”s Story)”这电影,从原本属于日本人的集体回忆,变成全球爱狗者最好的背书,现在被誉为“史上被拍照最多的狗”。

看日本电影总会有一幕,密密麻麻的人潮从不同方向穿越着一个交叉路口。十字路口旁边有一座繁忙的车站,站前坐着一只秋田犬,紧盯着车站,等着主人回来,风雨不改,1924年等到今天。交叉路口就是举世闻名的涩谷十字路口;车站就是涩谷车站;狗,就是赚了全球不知多少人热泪的忠犬八公的故事。

【旅游调色盘】到涩谷寻找八公八公本尊目前在上野国立科学博物馆。成为日本秋田犬的终极代表。

话说1923年秋田县有一只小秋田犬出生了,被放到米袋由火车送到东京大学上野英三郎教授的家。教授把他起了个名字叫小八Hachi。和上野教授另外两只爱犬John和S一起生活。三只狗狗每天都到涩谷车站等候教授放学回家。

一年后,教授在大学急病过世,等不到主人回家的小八三日三夜未能进食。此后多次被人送到不同家庭,它却还是每天忠心耿耿地在教授放学的时候,走到车站等主人回家。

小八等了足足10年,从小八变老八,期间被野狗欺凌,一只耳朵被咬伤到无法竖起,时常被附近居民和车站员工驱赶和欺负,它还是风雨不改地守候主人的归来。


日人为八公厚葬

小八是秋田犬,被誉为日本国犬,也是日本犬中唯一的大型犬,因而被日本犬保存会的斋藤弘吉关注,把小八等主人一事写成新闻,在东京朝日新闻以“惹人怜爱的老犬故事”为题报导,结果感动了全国。从此被尊称为“忠犬八公”,红了之后,车站员工与居民的的态度也转趋友善(还真狗)。

1934年4月,八公像在涩谷车站前建立,当时多达300位名人,包括八公本尊也参与了这项揭幕仪式。翌年3月8日:八公被发现在涩谷车站附近的泷泽酒店北侧路地入口死去,享年11岁。当时日本人还为他办了一场盛大隆重的葬礼。

【旅游调色盘】到涩谷寻找八公别以为八公就是白色,看看这只耳朵垂了一只,就知道他是八公无疑。但为何有颜色?据说原本是有带黄毛,老了褪色吧?(不要打我,我也是听说的)
国立科学博物馆看八公本尊

身为爱狗者,八公于是成为了我旅日情意结之一。但涩谷还是太大路,而且这尊铜像也不是原本那尊。那尊大战时被溶掉做火车了。这是战后重建的铜像,所以单逛涩谷就说朝了圣也太没诚意。也总觉得若有所失。于是把心一横,冒着大雨快步走到日本最重要的公园──“上野恩赐公园”国立科学博物馆。

这家博物馆收藏着大量的各国奇珍异兽标本,以及各种古代恐龙骸骨,分成地球馆和日本馆,我拖着伴侣一路直奔日本馆三楼。绕过了陈述日本人进化的展示柜,直接来到了日本犬柜台。站在我前面的,正是八公本尊。

是的,很多人不知道,八公死后,骨骼被送到青山灵园与上野教授合葬,圆了它与主人重逢的心愿;内脏送到上野教授生前执教的东京大学研究及保存,而外皮则交由名家制成标本,安放在上野科学博物馆。

【旅游调色盘】到涩谷寻找八公制成标本时,人们把八公的耳朵重新竖立起来。因为八公的耳朵是后期受伤后才下垂的。
保持低调不受打扰

不晓得是不是日本人怜悯八公,不想它受到过分的打扰,并没有大事宣传,以至八公在博物馆的宣传单也只占左下角一个小小不起眼的图案,(只有纪念品售卖处有很多八公产品。)甚至日本人自己逛到八公跟前,听到工作人员介绍,才大惊小怪地叫了出来。现场欧美旅客听见后“欧迈尬”个不停,然后才回过神来赶紧和八公本尊拍照。

也感谢日本的低调,那尊铜制分身在涩谷站还得每日应酬上千人排队合照的热情。这感动全世界的忠犬的真身,却在这里能够给我属于我的时间,陪我静静的度过十几分钟。好幸福的十几分钟。外面雨好大,我全身都湿透,都不要紧了。小八,当年你等主人,也是这样吧?

【旅游调色盘】到涩谷寻找八公涩谷车站排队和八公合照的外国人比日本人还多。
成为涩谷吉祥物

其实身边好多朋友开始养狗,都是看了李察基尔2009年的电影“忠犬八公的故事(Hachiko: A Dog’s Story)”。忠犬八公也因为这套电影,从原本属于日本人的集体回忆,变成全球爱狗者最好的背书,现在被誉为“史上被拍照最多的狗”。

现在涩谷车站前的八公铜像永远人潮涌涌,是当地人的集合点,也是旅人的打卡热点。每天都有好多人排队和八公合照。而八公也成为涩谷的吉祥物。涩谷巴士被成为八公巴士,附近许多商店都用八公做吉祥物,到处也看得到八公的踪影,包括沙井盖、路牌等,都有八公的图片。

文/图:王仁瞬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